返回顶部

第573章 大结局

小说:球在脚下 作者:dleer 直达底部

【MT小说网】无弹窗,免费阅读
    火花纷飞的烈火中,他眸光里带着一抹浅蓝。

    身上有我熟悉的气质,脸上的那股子带着邪魅的桀骜是任何人都模仿不来的。

    “愣着做什么成木头了吗”他傲娇一笑,比此刻正在盛开的烈焰之花还要惊艳千万倍。

    从火里出来,海水虽然有些滚烫。

    可是比起刚才真是轻松不少,刚才在火中护体的乾元之力消耗的异常快。

    要是在乾元之力消耗完之前没有他救我,此刻我和怀中的无澈恐怕就要变成灰烬了。

    我怀中紧紧的还搂抱着无澈,在海水里眼泪滚个不停,嘴唇不停的颤抖,“你回来了,对不对”

    在那个傀儡身上,曾经没有半分和他相似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他身上的乾元之力依旧,可是一颦一笑中的气质竟然有了清琁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还想着他吗不过也无妨,我就是他。”他倒是莫名的大度。

    我把头埋进他的怀中,哭的浑身颤抖,“我只想你一个人,没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也许吧!

    是因为同化的时间长了,所以清琁有的气质他也有。

    “你是第一次这么依赖我呢。”他的手落在我的发丝上,轻轻的抚摸着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手却忽然一颤,就好像通了电一样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他,他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一只手摸着额头,好像很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蹙了眉头,问他:“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头有点疼,总觉得有股力量在干涉我的思维,我刚才做什么了”他眼神有些冰冷,尤其是瞥到我怀中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心一下凉了,倒退了半步,“你救了我和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,这个孩子你没必要那般保护。”他身上的乾元之力有些紊乱了,对待无澈的态度和刚才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所以他刚才那样,是因为思维被什么其他的东西左右了吗

    我有些迷茫,仔细观察着他,“既然已经救出来了,还是你豁出性命救出来的,就暂且留在身边抚养吧。”

    “救我,求求你们救救我我身上的力量快要抵挡不住了,我已经废了,不能够……不能够再……祸害你们了,你们就行行好,让我苟延残喘吧。”

    李林玉在烈火中,是相当绝望的。

    崩溃挣扎之下,竟然向我们这群人求助。

    桑桑扯了扯冥云的衣角,道:“她怎么还没被烧死”

    “脸皮比较厚的鬼,都比较难死,这个样子辣眼睛,你不要看。”冥云捂住了她的眼睛,对桑桑很是呵护。

    “蛟蓝,救我!!我有你们鲛人族祭司的记忆,我知道怎么振兴鲛人族,救我出来,只要你肯拉我一把。”李林玉去哀求蛟蓝。

    蛟蓝一下就心动了,上前一步去拉李林玉。

    手刚到鼎边,冷不防的就被一把乾元之力幻化的刀直接切断了手腕。

    断掌落入了鼎中,顷刻就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傀儡揉着太阳穴,看着蛟蓝,“蓝蓝啊,你还想着救她啊,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!!老板娘,沈明月!!你快收了这龙火,他疯了,他疯了!!我要是死了,明熙就没人照顾了。”蛟蓝断了掌之后,鲜血从伤口流出,猩红一片的在海水里晕开。

    我尝试收了一下龙火,发现这龙火竟然已经无法再被我重新掌控。

    它被鼎边鲛珠的力量牢牢镶嵌在鼎中,貌似在从种子变成真正的龙火之前,是不会从鼎炉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眉骨上的筋跳了几下,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“我控制不了这龙火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只好对不起了。”蛟蓝看着李林玉痛苦挣扎,无动无衷了。

    李林玉又看向了我,“救我,明月!!以前的事都过去那么久了,你大人有大量,不会记在心上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不记在心上吗”我看她护体的阴气已经被火焰蚕食的差不多了,知道她差不多该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临死前这副求饶的嘴脸难看,大概也就这几分钟了。

    慢慢的李林玉的惨叫声越来越小,最终淹没在了烈火之中。

    我紧了紧怀中的无澈,打算上浮,“冥云,我们是不是该走了,这个地方……不宜久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诅咒你们,诅咒鲛人全部灭亡,统统死光!!一个活口都不会留下,甚至连魂魄都不会留下一点。”

    李林玉的声音突然就从火焰里窜出来了,这种来自于死亡的诅咒带着极大的邪气。

    那正在壮大的龙火,都猛然明灭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,她的声音继续幽幽的喊道,“最后一个诅咒,诅咒三界六道彻底毁灭,无人救世!”

    声音很是微弱,却有一股邪气突破了火焰的包围飞了出去来。

    在海水中直接融化消失不见,成了看不见摸不着,却能感觉到它在身边,如影随形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好恶毒的诅咒。”我心中大骇。

    冥云蹙眉,“垂死挣扎。”

    不!

    这不是垂死挣扎,真是拼死的最后一击。

    “爷,你发现了吗这个龙火好像变厉害了,周围好热啊。”桑桑缓缓的睁开眼睛,怯生生的观察了一下鼎炉。

    我也发现了,在李林玉彻底被火焰吞噬之后。

    这龙火就变得十分的厉害了,滚烫的就好像地心的岩浆。

    要是现在我掉进去,恐怕会立刻变成灰飞。

    蛟蓝眼神不对了,身子在水里一翻。

    一条老鱼一样的螺旋向上弹射出去,一看就是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看他突然逃跑,我就感觉这里大概是有人要杀他吧。

    “还想跑”傀儡虽然不是鱼类,可是身负乾元之力。

    在水里微微闪身,就把他抓住了。

    蛟蓝第一反应就是低吼了一声:“是你说的过的,我跟你来一趟,你就想办法治好熙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也没说不杀你啊,我让你来,其实就是让你自己来到龙火附近,谁知道你这么傻就跟来了。”他轻蔑的笑着,尽可能的模仿清琁的腹黑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是清琁,只有在火中的那一刻我才有错觉以为清琁回来了。

    蛟蓝的求生是极其强烈的,他在据理力争着,“你为什么非要我死我想活着,孩子我都还给你们,还帮了你们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为什么非要他死。”我弱弱的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心里话,我是不赞成傀儡卸磨杀驴的做法。

    只是蛟蓝和我跟清琁积怨颇深,我可不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,要是有机会弄死他我自是举双手双脚赞成。

    傀儡看着我,眼中难得露出一丝真挚,但又好像在哄我,“月儿,要想龙火烧的旺盛,就得多丢下去几个祭品。你当初用阳火杀不死他,可是今天龙火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要祭品的话,丢她下去不也一样。”蛟蓝指着桑桑的时候,我几乎都不敢置信,他居然会出卖皇族。

    桑桑受惊之下,躲在了冥云后面,道:“你干嘛害我,人家要杀你是因为做了很多坏事,可是我呢我什么坏事也没做过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能逃得过吗”蛟蓝的眼神充满了仇恨还有悲愤,最后脸上流出了一丝惨笑,“你还真是单纯,我的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傀儡一只手揉着太阳穴,一边提住了蛟蓝的后衣领,“你说吧,是你自己下去,还是我丢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相对于傀儡的力量,蛟蓝那点微漠道行根本就没法在他手底下挣扎。

    下头的火焰都变成一朵朵起舞飞扬的山茶花,美的令人心醉,却是能够吞噬世间万物的烈焰之花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下去,反正都要死了,用不着你动手。”蛟蓝声嘶力竭的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傀儡微微一笑,道:“你会死,不是因为我,一切都是天神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谶语吗”我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傀儡看了我一眼,有些讶异,“是啊,我都写在竹简上了,不过……好像这份竹简被盗墓贼偷走了。”

    当时竹简确实遗失了一部分,后来我还以为都找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找到的那一部分,并没有写蛟蓝的结局,可看傀儡的举动似乎是知道蛟蓝的结局的。

    “谶语的最后一段写了什么那一段一直找不到。”蛟蓝十分崩溃。

    傀儡是当初推算出谶语的人,自是知道的十分详细,轻轻笑道:“你跳入龙火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跳入……结局……”

    蛟蓝几乎连话都说不清楚了,因为如果推演出来的谶语是这么写的,他就是进入了大天人五衰,是天要灭他,他自是逃不了的。

    傀儡忽然把提起他后衣领的手收回,道:“结局早已注定,我们啊,都不过是在命运之河里漂泊的鱼虾。偶尔跳起来一跃,以为自己看懂了命运,实则……还会跌回命运之河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,你是刘清琁。”他眯着眼睛,看着傀儡,“只有他,才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。”

    傀儡眼神愈发冰冷,整个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了,“你看不起我”

    “我死之前,我能再看一眼……熙儿吗”蛟蓝眼神有些绝望,充斥着对这个世间的不舍,对自己孩子的不舍。

    本来傀儡是暴怒的,慢慢的身上的怒气强压下来,变成了狐狸一般狡黠的笑,“看她她现在在云市,你现在就得死,这要求是在跟我搞笑吗”

    “刘清琁,你是想借他的手杀我吧,你自己舍不得杀我,是吗”蛟蓝忽然笑了,转身跳入了火焰中。

    瞬间他的身影就消失了,火焰里还留着一声淡淡的哀叹,“懦夫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喊谁懦夫。”

    傀儡此刻头疼欲裂,已经单膝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立刻扶住他,用阴气试探他身体的情况,“老公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可能是乾元之力用法不得当,所以让头一直很疼吧。”他的声音阴沉又嘶哑,像是阴霾在深渊里的怪兽。

    冥云很是机警,拉着桑桑就要走,“我们先走,快。”

    “走怕是不能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抬起头的时候,整张脸都布满了青色的叶脉一样的东西,就跟走火入魔了一样。

    一只眼睛是紫色半透明的,一只眼睛是猩红如血的。

    他的乾元之力一放出去,就把两个人都缠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对桑桑动手,而是将乾元之力扎入了冥云的胸口,“冥云!命运……你老爸在你出生的时候就给你算过,算过你兄弟不和,并且会被命运的枷锁束缚一辈子,心疼你才起名……冥云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是冥云的意思”冥云此刻好像才知道自己名字的来历,在他的胸口鲜血直流,仙身俨然跟活人的身体没什么两样了。

    桑桑吓得魂不附体,双手压住他的伤口,“不要伤他,不要,我们爷又没有得罪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没有得罪我,可是我要你去当祭品。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整个难道都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我脱口而出,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她必须死。”傀儡这一次没有选择体谅我,语气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我根本不可能看着桑桑为了冥云,跳进那炉子里,喂饱那未成形的龙火,“刘清琁,你不要太过分!”

    “月儿,这龙火是你的,我是在帮你。”他对我道。

    我根本就不能接受这样的帮助,“我不要你帮我,我不要龙火了,我什么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!”他对我睁目欲裂。

    冥云很是机警,大喊了一声,“桑桑,快走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的话,从不说第二遍,桑桑,你若不跳下去,他就得死。”傀儡缓缓的说着,满眼的自信和笃定,仿佛料定了桑桑一定会为冥云献身。

    冥云道:“只要你不肯跳,他就没法让你献祭,献祭都要是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她是不愿为你死的,那只好你死了。”傀儡耸了耸肩,发动身上的乾元之力,要给傀儡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桑桑纵身一跳竟然掉进火焰里去了,“你要说话算话,如果做了说谎的人,明月会生生世世看不起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撒谎我才不会呢,我只要鲛人下去献祭,要这个亲王的命一点用都没有。”傀儡不屑一顾道。

    一夕之间连死两个老熟人,虽然都是鲛人。

    可是人心是肉长的,我有些接受不了,眼神和思维都变得涣散,“为什么非要养成龙火,不养成,生活就不能继续下去吗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不献祭三个鲛人下去,这火焰就成不了龙火。蛟蓝他们的力量超脱三界六道,可是会涅槃的。”他无奈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是了!

    这世间只有真正的龙火能杀鲛人,鼎中的龙火没完成献祭不算是真正的龙火。

    只有它成了真的龙火,才不会他们复生。

    我的确在桑桑死的那一刻很是炸毛,可是现在慢慢的冷静下来了,“三个鲛人,不是两个吗”

    一旁的冥云亲眼看着桑桑死去,一双眼睛都是猩红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受伤的野兽,随时都在准备报复一击。

    “李林玉吃了的那个,难道不算吗”他反问一句之后,忽然瞄了一眼我的怀中。

    我抱着怀中的无澈,想也不想的快速逃走,“你说过的,留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没发现吗现在,龙火还差一点火候,他是尸帝之子,定能让龙火大成。”他追上来的时候没有对我用暴力,而是紧紧的搂住我的后腰。

    我是个自私的人,眼看着桑桑和蛟蓝去了,虽然是怒不可遏,可是没有此刻那种不惜一切都要守护的心情,“龙火大成有那么重要吗桑桑和蛟蓝涅槃就涅槃,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想过没有,李林玉也会醒来,她害了你那么多次。”他张嘴提到了李林玉,那个我恨之入骨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我此刻对她毫不感冒,心中只想守护着自己的挚爱,“我不!!!你拿我去献祭啊,不要动它。”

    “月儿,我什么都能听你的,但唯独这个,不行。”他在耳边轻声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悲绝一片,“就连我恨你,你也不在乎吗”

    “在乎的,可我别无他法。”他在狡辩,温柔的对我脚边。

    我闭上了眼睛,燃了身上的命灯。

    打算拼死也要跟傀儡一斗,他杀了我的丈夫。

    我容忍到现在,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“推他下去。”忽然从傀儡的嘴中冒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说那一句话的时候只是稍纵即逝的瞬间,很快双眼又变的阴狠毒辣,“月儿,我希望你能懂事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心念一动,心中忽然冰冷坚硬起来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我答应的这么爽快,还有些半信半疑,“你说什么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想献祭这个孩子,我答应了。不过……”我特意拉长音调他的胃口。

    他问我道:“不过什么”

    “不过以后你要赔我十个八个的孩子,我最喜欢小孩子了。”我为了博取他的信任,说了违心的话。

    傀儡摸了摸我的脸颊,牵着我缓缓的走回青铜鼎旁边,“这就乖了,闭上眼睛扔下去,他不会有痛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往后退了一步,作势要扔。

    却是点燃了命灯,把身上的乾元之力爆发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一脚踹上了他的后腰,那乾元之力是集合了我一切力量的存在,他又来不及反应,直接就让我一脚踹下去,重蹈刚才蛟蓝的覆辙。

    看着心爱的人掉落下去,我的心中竟然没有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点想笑,愈发的搂紧怀中的无澈,“无澈,妈妈把你放在这里,你自己醒过来,会活下去的吧”

    会吧。

    不过他只是个孩子,身上的力量又炼成尸血丹给我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也许他也会死吧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我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澈儿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在烈火中被吞噬干净,闭上了眼睛也纵身一跃。

    清琁。

    我来了!

    我说过要永远和你在一起,你去到哪里,都撇不下我的。

    烈焰焚身,炙热滚烫。

    意识在一瞬间消散了,想来身体也是瞬间瓦解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是明明没有意识,却好像能听见有人在唤我,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妈妈怎么还不醒”

    “这个笨女人睡了这么久,再不醒来,我就打爆她的狗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听到黑辰的声音的时候,挣扎着睁开了眼睛,“你要打抱谁的狗头”

    “爸爸,快看,妈妈醒了。”酉星已经会走路了,在床边高兴的又蹦又跳的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一架钢琴,有个男子背对着我坐在钢琴前。

    他低眸,看着琴键,“早该醒了,却睡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久吗”我走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他弹奏起来,奏的是奇异的恩典,“六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久了啊。”我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他平静的奏乐,不肯看我。

    我早就无声的哭出来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他回来了!

    明明我们都掉入火中,要双双堕入混沌。

    可是我醒来,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为什么

    他在最的时候停下了,“别哭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……你的身体回来了”我触摸他的身体的时候,感觉到一片冰凉,是那个曾经坏的彻底的尸身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来,环住了我的腰肢,“心脏也换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心脏也换回来了”我心中欣喜。

    他点头,“嗯,你不一直想要换回来吗你的心我乾元之力修补了,又有龙火守护,那一枪造成的损伤已经不会影响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怎么活下来的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回来了,你就活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烈焰烧了他的仙身,你趁机脱困了”我豁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“当时他同化了我,我能反击他的机会太少了,又没办法主动吞噬你,只好让你去把他推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彝龙古城的时候,是不是就算出了那日的一切。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他在我耳边道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又让我猜

    “皮这么一下,会很开心吗”我忽然听到了雨声,拉开了窗帘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才知道什么叫恐怖。

    街上都是游走的僵尸,天上下的是血雨。

    阴阳两界在外面相互交替,鬼魂一下进入阳间一下进入阴间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活人了……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灭世了,李林玉的诅咒应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诅咒有那么灵验吗她说会灭世,就真的会灭世。”我有些不忿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外头传来了一声尖叫,把我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可那声音是明熙的声音,我第一反应就是冲出去。

    在楼廊上,小蓝浑身炸毛的看着明熙。

    明熙怀中抱着一个婴儿,婴儿心口被刺了一刀。

    她手中正握着这柄刀,然后拔了出来,刺进了自己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明熙……你做什么”我惊呆了。

    明熙看了一眼我,倒在了地上,“我……我不能让鲛人的血脉留在这世上,只要鲛人灭亡了,世界就会回来,这是谶语上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!!熙儿,你太傻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下泪奔了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摁住她的脉搏,把乾元之力渡进去,“不要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当时在水底,那把刺进你心口的刀,我们两个……我们两个都活不成了。不过保险起见,用龙火……烧了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她虚弱道。

    我抱住她冰凉柔软的身子,觉得很是绝望,“熙儿,为什么要这样,有背的办法的不是吗为什么不等我醒来,跟我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了很久了,我看着它一天天长大,看着这个世界毁灭,我后悔了,我生他的时候就该动手,不然这世界……应该还在吧。”

    她凄楚道。

    我心一狠,强行用乾元之力给她续命,“世界已经这样了,杀他没有意义,你自己杀也很傻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,世界会好的,不是吗刘教授。”她看向了清琁。

    清琁摸了摸我的头,把我的头搂在怀中,宠溺道:“她说的对,这孩子若死了,这世界会重新进入命运之轮,枯萎的命运之树会重新发芽,过一段日子,三界六道就会涅槃。”

    又是涅槃

    涅槃是什么呢……

    这夜,血雨停了。

    据说这雨下了整整六个月,那一日傀儡祭奠龙火之后,龙火大成就一直没停。

    不过这雨一直下和龙火无关,是因为李林玉吞了太多魂了。

    力量通神,诅咒自然厉害。

    他搂着我,坐在屋顶看着天空中的星辰,“月儿,世界要涅槃了,你是欢喜还是忧伤。”

    “涅槃之后,爸爸、妈妈、爷爷,是不是都不在了。”我知道灭世之时,我的父母亲人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即便世界涅槃,他们也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我需要亲人,想和他们继续生活在一起。

    清琁道:“不,是所有的人都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……”我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清琁笑了,“他们都不会记得你,但你会永远会把他们记在心中,不是吗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没有好好的尽孝,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。”我悲从中来,却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,只觉得这世界好像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我们曾经熟悉的一切,终究是没法挽回。

    他道:“月儿,随我入轮回吧,这恩情不就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竟是应了。

    他的唇落在我的鼻尖,轻轻言道:“在此之前,先同我偕老一生吧。要是现在就死了,那三个小家伙要没人看着,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全书完
友情链接:红旗小说网 MT小说网 第573章 大结局 球在脚下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女频小说 小说排行榜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,不代表本站立场.

Copyright © 2011-2019 http://www.chinasie.org.cn/ All Rights Reserved. MT小说网说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