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
第两百二十六章:幸福大结局。

小说:这个游戏不简单 作者:我也很绝望 直达底部

【MT小说网】无弹窗,免费阅读
    “好!皇上,那就这样说定了。”云追月起身,准备回去,她也要回去准备yi下。

    “月儿,对不起,前段时间让你那么痛苦,yi个月以后,朕就要成婚了,以后,不会再有那样的事情发生了。”欧阳靖康突然说道,诚心的向云追月道歉,看到她真心的笑容,这便是他得到的天下做宝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云追月等我笑容僵在唇角,有了他这句对不起,什么事情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能这样想,追月真的很开心,还有就是,追月也欠皇上yi句对不起,对不起,皇上,上yi世追月那样对你。”云追月抿了抿嘴,也许,她们三人的命运,在他们这yi世,不在纠缠了,剩下的都是幸福的时光。

    云追月冲着欧阳靖康灿烂yi笑,转身,满身轻松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欧阳靖康yi直看着她消失的方向,在心里说道:“月儿,朕不需要你的对不起,上yi世,你杀了朕是对的,只是这yi世,你可知道,朕宁愿舍弃这万里江山,也想和你能长相厮守,可是你的心里没有朕,那怕,那怕你的心里有过朕yi次,朕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夺取你,可是,普天之下,万物如尘,唯你是吾心头之珠。渗吾之骨,融吾之血,割舍不得!月儿,朕又怎么舍得伤害你呢?”欧阳靖康叹了yi口气,也许,这就是最美的结局吧!以后,他们都会幸福的生活下去的,这就是他放弃以后所的到的,他好像明白了,想开了以后,欧阳靖康心里豁然开朗,大步往外走去,看着外边晴朗的天空,他的心,也就如这温暖的太阳yi样,暖暖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yi大早,欧阳天翊和云追月就早早的起来,云追月和欧天翊商定以后,决定带着云追寻和含香樊然yi起去。

    而欧阳靖康则只带着黎若和礼部的林海生yi起去,林海生是欧阳靖康信任的人,而宝藏带回来之后,还需要林海生亲点之后放入国库。

    几人在三天之后,直接骑着玄灵神兽到了明珠山,落地之后,欧阳天翊四处看了看,这不是澜音寺的后山吗?

    “月儿,这里不是澜音寺的后山吗?难道七煞宫就在澜音寺的后边?”欧阳天翊问道。

    樊然也惊奇的看着周围,这里他来过无数次了,怎么没有发现七煞宫就在这里呢?

    “不错,这里就是七煞宫的入口,你们眼前所看到的高山峻岭都是追月设下下的幻术,因为我的身份公诸于世,这里已经没有多少人来探查了,现在你们全部闭上眼睛,我带你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月儿,你连我们都要防吗?”欧阳靖康开玩笑的说道,想开了之后他能更加坦然的面对她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等yi会你就明白了。”云追月笑了笑,她要防的不是他们,而是。

    云追月微笑着,玉手轻轻yi挥,他们所在的地方场景改变,到了yi片沙漠里,风沙肆虐,很快迷糊了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欧阳靖康终于知道,云追月让他们闭上眼睛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很快,场景经过了四次变化,她们才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哇!好美啊!”云追寻yi脸惊奇的看着眼前的景象,他们这是来到了人间仙境了吗?只见这里是yi个yi望无际的树林,郁郁葱葱的,非常的漂亮,风yi吹,树叶响得好似在鼓掌似的,地上穿梭着各种各样的野花,它们开得热烈又旺盛!黄的c红的c白的c紫的,yi朵朵,yi簇簇,迎着秋风阳光,争妍斗艳,喷芳吐香,开得到处都是,简直成了yi个锦簇的世界。

    而中间,yi条溪水横穿而过,还有多个小型的瀑布,还有yi块大石头上,刻着三个大字,‘七煞宫’。

    “世子妃,这里怎么和外边的世界不yi样呢?”樊然也很惊奇,外边的风景,大雪过后,萧条不已,而这里好像yi点影响都没有。

    欧阳天翊和欧阳靖康心里也是yi样的疑问,只有林海生,瞪大眼珠子看着眼前的yi切,有些不可置信,他真的来到了传说中的七煞宫里了吗?

    黎若也是到处好奇的看了看,含香经常来,倒也没有什么觉得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被幻术保护着,所以yi年四季都是这个样子的,走,我们进去吧!”云追月笑了笑,她每年来yi次,只是刚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师傅会每天晚上都会把她接出来,或者是她自己找理由出来,来这里住上几天,现在来,反而有yi种回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将军和夫人在这里住得很开心,现在看到小姐和小公子回来,应该会更开心了。”含香笑着说道,完成最后yi道师命,小姐也就轻松了。

    “嗯!只要他们过得开心就好。”云追月笑得yi脸的灿烂,只要她在乎的人过得开心,她也就开心了。

    yi直往前去,yi座气势磅礴的宫殿惊现大家的眼里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七煞宫了,是我师傅为了我师娘打造的明珠殿,师傅很爱师娘,yi切事物都含有我师娘的名字在里边。”云追月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又叫七煞宫呢?”欧阳天翊问道,这也是大家疑惑不解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七煞宫的名字,是我师父的师傅瑛七煞起的,我师傅的师傅是yi位女子,她因为劫富济贫,行侠仗义,只要被她盯上的人都没有好下场,天下让都害怕她,故给她取名为七煞,她便以这个名字为名,取了七煞宫这个名字。”云追月也是隐隐约约听他师傅提过,也没有追根究底的问过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月儿,是你吗?”yi声饱含着思念的声音传来,陈佩如紧紧的盯着云追月她们看,生怕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云追月抬眸看去,美眸里激动的泛着泪花。

    “娘亲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。”

    云追寻和云追月同时喊道。

    “寻儿,真的是你们,娘亲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?”陈佩如激动不已,急急的走向他们。

    “娘亲,月儿来看你们了,娘亲不是在做梦。”云追月笑了笑说道,她也很想娘亲呢?她是她见过的天底下最柔情的娘亲,对她和寻儿,疼到骨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!娘亲的宝贝们,想死娘亲了。”陈佩如紧紧的抱着云追月,yi手拉着云追寻,这种真实的感觉,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,激动的她,暂时让她忘记了站在云追月身后的欧阳靖康他们。

    温馨的yi幕,感人心脾,欧阳天翊静静的看着她们,他也觉得很幸福,很快,他们就能几代人生活在yi起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,爹爹呢?怎么不见爹爹。”

    “唉!别提了,你爹爹啊!自从到了这里后,闲着没事做,每天都去打猎,这不,后山的那块空地,被他越开越大,还带着七煞宫的弟子yi起去种起了蔬菜,说什么自给自足,胜过yi切,这不,每天忙得不亦乐乎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爹爹找点事情做也好,整天闲着,也会把人闷出病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爽朗愉快的声音,贯穿了每yi个人可耳膜,“还是我的宝贝女儿了解我啊!”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

    云追月抬眼望去,爹爹看起来比以前精神多了,脸色也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云林改走了过来,穿着很简单,因为刚刚从菜地里回来,裤脚高高的挽起,带着斗笠帽子,到真有几分庄稼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几位是?”云林凯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,看着欧阳天翊和欧阳靖康气质不凡,心里隐隐约约猜出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哦!对了,娘亲,爹爹,这位是大齐的皇帝,这位是月儿的夫君,还有礼部的林大人。”云追月依依给他们二老介绍着。

    “哦!”云林凯眼眸沉了沉。

    “草民见过皇上。”陈佩如和云林凯行礼。

    “云将军,云夫人,不必多礼。”欧阳靖康看着云林凯,不愧是将军,yi身粗衣也掩饰不住他霸气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!”

    “小婿见过岳父岳母大人。”欧阳天翊跪到陈佩如和云林凯面前,恭恭敬敬的拜见。

    云追月yi看,心里感动得不知所措,翊居然愿意给她的父母下跪,尊称yi声岳父岳母,这般骄傲的他,真是太难得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云林凯亲自扶着欧阳天翊起来,看着yi表人才,气质非凡的欧阳天翊,云林凯心里非常的欣慰,只要他能给女儿幸福,他会yi辈子心存感激的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相视yi笑,也互相明白了对方眼眸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属下参见宫主。”这时,yi名年纪大概是六十多岁的灰衣老者,带着四名修为不凡的男子跪在地上,恭迎云追月。

    “彦伯,不是给你说过很多次了吗?见到追月不必下跪的,快起来吧!”云追月走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朽多谢宫主的体谅,只是宫规不可废。”

    云追月也没有多说,知道他的坚持,彦伯是师傅的近身侍卫,师傅去世以后,他就yi直留在七煞宫帮她打理事物。

    “彦伯,大齐境内,逆党也全部铲除,明天yi早,去地宫,交接师傅留下来的最后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是,宫主,老朽会准备好的,老朽这就去命人安排食宿,宫主和各位里边请。”

    彦伯不惊不辱,恭恭敬敬的又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,呕!”云追月话还没有说完,又害喜了。

    “月儿。”欧阳天翊心疼的替她拍着背。

    “月儿,你这是。”陈佩如惊喜的看着云追月,月儿不会是?

    “哎呀!娘亲,在过几个月你就要当外婆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哈哈!真是太好了,我要当外婆了,老头子,你听到了吗?啊!”陈佩如高兴得流眼泪,没有什么比女儿的幸福更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,听到了,走,走,大家都不要站在外边,我们去里边坐下来,慢慢谈。”

    yi夜,七煞宫里是数不完的欢声笑语,云追月把这几个月外边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云林凯,也把云追寻提亲的事情告诉了他们,两人听完后,更是高兴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yi大早,众人在彦伯的带领下,来到了地下宫殿。

    “宫主,下边的yi切屏障,老朽已经撤走,宫主直接进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谢谢你!彦伯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告退。”彦伯没有说对多余的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彦伯总是恭恭敬敬的,云追月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吧!宝藏就在这里。”云追月带着大家yi直往里面走,慢慢的,里面出现了yi道三米多宽的石门,上面有yi幅镀金的山水画,欧阳天翊yi看,yi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月儿,这石门上的画,不就是是每天都绣的那yi幅画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里就是师傅的意境,这个世界上,除了追月,没有人能打开。”云追月笑着说道,随拿出她刺绣完的明珠亭溪山河图,微微走上前了几步。

    把画卷打开,云追月凝集出yi道紫光,把自身的所有修为,注入到画上,画卷自动飞到了半空,自动分解,和石门上相应的地方融合。

    欧阳天翊和欧阳靖康震惊的看着眼前的yi幕,这种意境,他们是第yi次见到,看到,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林海生更是震惊得无法形容,这两天所看到的yi切,都已经超出他的接受范围了。

    很快,紫光和金光交融,石门慢慢的消失了,出现在眼前的,是yi个个庞大的箱子,里面到处金光四射,让人仿佛来到了金屋子里。

    云追月随手打开yi个箱子,yi箱整齐的金条,让大家惊讶不已,七煞宫里,真的埋藏着宝藏。

    “皇上,里面yi共有两百五十六只箱子,皇上亲点之后,我们就可以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月儿,朕还信不过你吗?不用数了,朕相信你。”欧阳天翊笑看着她,她都为自己坐到这种地步了,她说什么他都相信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们就装进容戒里带回去吧!”云追月笑了笑,她的任务终于完成了,师傅也可以瞑目了,他答应先皇的事情,已经兑现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以后,所有的箱子全部被装完了。

    云追月又带着大家离开,她们又在七煞宫的休息了yi天,才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云林凯很喜欢呆在七煞宫里,也不愿意离开,陈佩如更是嫁夫随夫,云林凯在哪里,她就在哪里,只是交代了云追月yi些注意事项,说好了等云追月生产的时候,她会去安平王府照顾云追月的。

    云追月也不勉强她们,只要他们过得开心,在哪里都是yi样的。

    yi个月以后,大齐皇帝欧阳靖康大婚,举国同庆,全国上下,免税三年,摆宴三天,这让百姓们更是乐翻了天,家家户户都为他们的君王祈福。

    欧阳靖康利用云追月给的那批宝藏为百姓们修路,建房,开凿大运河河,同时,不在士农工商,打开了和各国的商品交易市场。

    而这些,大多都是云追月提出来的意见,欧阳天翊和欧阳靖康又恢复了以前无话不说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相铉和灵武,含香和白术,四人的婚期既然是同yi个好日子,云追月二话不说,让她们到安平王府中yi同举办婚礼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云追月和欧阳天翊还去了yi趟花枝国,参加慕容沁的婚礼。

    而离殇和泣麟yi直没有回来,都留在了埃古地界为泣凤疗伤,传信给云追月,说要等到泣凤身体完全恢复以后,才会回来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安平王府中,翊坤宫里。

    四个大男人站在外边焦急的来回走动着。

    丫鬟们不断的忙着进进出出的。

    相铉更是像是打了yi场战回来yi样,头发乱蓬蓬的,衣服被撕得都不像样子了,脸上还破了相,隐隐约约看得见血迹。

    “这都yi天yi夜了,怎么还没有生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啊!相铉,老娘要杀了你,疼死老娘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般痛苦难耐的声音,相铉哆嗦了yi下身体,“哎呀!我这幅模样还不够惨吗?你就不能忍着yi点吗?你看看月儿都没哼yi声啊!”

    相铉对着灵武所在的产房中说道,要是在灵武身边,他可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yi个个的,别在走来走去的了,安心等着吧!你们绕得我眼睛都花了。”云林凯坐在椅子说,嘴上是这样说,可是他心里还是急得慌,生孩子可是大事啊!里面的的可是他的女儿啊!

    “云伯伯,听到那比杀猪还要痛苦的声音,我那坐得住啊!”相铉yi个头两个大,他那会知道生孩子这么痛苦啊!他今天本是带着灵武过来找月儿玩的,这玩着玩着,两个人的肚子居然yi起疼起来了,试问,这生孩子也会传染吗?他也懵啊!

    欧阳天翊什么都不说,和云追寻两人yi来yi回的,紧张的走来走去的。

    “啊!”听到灵武长长的痛呼了yi声,yi声婴儿的啼哭传来。

    “啊!生了,孩子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相铉啊!不是孩子生了,是灵武生了。”云林凯纠正着,不过他的女儿怎么还没有生呢?

    “恭喜相盟主,夫人生了个千金。”产婆开开心心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!好,生什么都好!云伯伯,都是yi个意思,世子爷,我就先进去看灵武了,你也别太担心了,灵武都生了,月儿也快生了。”相铉不等欧阳天翊回答,就yi溜烟进了灵武的产房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慢慢的,云追月也传出了痛苦的声音,欧阳天翊立刻停下了脚步,心里yi阵阵揪痛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不会是想进去吧!你不要太担心了,娘亲和含香都在里边呢?”

    “哎哟!月儿还没有生出来吗?这都yi天yi夜了啊!”老太妃也是天yi亮就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太奶奶,姐姐还没有生,灵武姐姐生了个女儿。”云追寻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可是月儿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云追月传来yi声声惨烈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哎哟!应该快声了。”老太妃急急的走上前几步。

    欧阳天翊再也忍不住了,刚刚要破门而出,就看见陈佩如出来,yi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生了,生了,是yi个大胖小子,可让月儿受了不少罪呢?”

    欧阳天翊yi听,什么都顾不上,急急的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!感谢老天爷啊!我欧阳家有后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了,生了,姐姐生了。”云追寻兴高采烈的拍着手。

    “恭喜啊!老太妃。”云林凯也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恭喜亲家,当外公了。”别说,云追月生了儿子,这老太妃可是最高兴的了。

    “苏嬷嬷,交代下去,安平王府中的丫鬟仆人,人人有赏,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!”

    “哎!老太妃,老奴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陈佩如和云林凯相视yi笑,带着云追寻离开,接下来他们可还有很多事事情要忙呢?他们得准备外婆家该有的礼仪去了。

    产房中,云追月被含香和丫鬟们移到了柔软的床榻上,孩子已经被含香包裹好了,正在云追月身边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小家伙白白胖胖的,可真像世子爷呢?”

    云追月虚弱的笑了笑,不管像谁都好。

    “月儿。”欧阳天翊走到床榻边,紧盯着虚弱的她看。

    含香给其它丫鬟使了眼色,yi起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月儿,辛苦你了。”欧阳天翊心疼的把她额头上粘着的青丝捋开。

    “翊,看看我们的孩子,含香说像你呢?”不管有多辛苦,只要有他陪在自己的身边就好。

    云追月笑得yi脸的幸福,手中牵着自己最爱的人,身边睡着他们的孩子,外边还有爱她的父母,这yi刻,平凡人最深切的感动,流转着她的四肢百脉之间,无可复加,往后,这种幸福将会yi直的幸福下去。

    欧阳天翊柔情的看着幸福的她,今生,他最大的幸福就是有她陪在自己的身边,以后,他们都会这般幸福的下去的,不管来生,还是生生世世,他都会让她陪在自己的身边的,让这份幸福yi直陪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全书完。
友情链接:红旗小说网 MT小说网 第两百二十六章:幸福大结局。 这个游戏不简单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女频小说 小说排行榜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,不代表本站立场.

Copyright © 2011-2019 http://www.chinasie.org.cn/ All Rights Reserved. MT小说网说网 版权所有